我是怎樣度過人生低潮期的

有年輕人問,對生活,你有沒有產生過厭倦的情緒?

說心裏話,我是一個從本質上對生命持悲觀態度的人,但對生活,基本上沒產生過厭倦情緒。這好像是矛盾的兩極,骨子裏其實相通。也許因為青年時代,在對世界的感知還混混沌沌的時候,我就毫無準備地抵達了海拔五千米的藏北高原。猝不及防中,靈魂經歷了大的恐懼、大的悲哀。平定之後,也就有了對一般厭倦的定力陪月服務

面對窮兇極惡的高寒缺氧、無窮無盡的冰川雪嶺,你無法抗拒人是多麼渺小、生命是多麼孤單這副鐵枷。你有一千種可能性會死,比如雪崩,比如墜崖,比如高原肺水腫,比如急性心力衰竭,比如戰死疆場,比如車禍槍傷但你卻在苦難的夾縫當中,仍然完整地活著。而且,只要你不打算立即結束自己,就得繼續活下去。

愁雲慘澹畏畏縮縮的是活,昂揚快樂興致勃勃的也是活。我盤算了一下,權衡利弊,覺得還是取後種活法比較適宜。不單是自我感覺稍愉快,而且讓他人(起碼是父母)也較為安寧。就像得過了劇烈的水痘,對類似的疾病就有了抗體,從那以後,一般的頹喪就無法擊倒我了。我明白日常生活的核心,其實是如何善待每人僅此一次的生命。如果你珍惜生命,就不必因為小的苦惱而厭倦生活。因為泥沙俱下並不完美的生活,正是組成寶貴生命的原材料通渠

他又問,你對自己的才能有沒有過懷疑或是絕望?

我是一個泛才能論者,即認為每個人都必有自己獨特的才能,贊成李白所說的天生我材必有用。只是這才能到底是什麼,沒人事先向我們交底,大家都蒙在鼓裏。本人不一定清楚,家人朋友也未必明晰,全靠仔細尋找加上運氣。有的人可能一下子就找到了;有的人費時一世一生;還有的人,乾脆終生在暗中摸索,不得所終椰菜花

飛速發展的現代科技,為我們提供了越來越多施展才能的領域。例如,愛好音樂,愛好寫作都是比較傳統的專案;熱愛電腦,熱愛基因工程則是近若干年才開發出來的新領域。有時想,擅長操縱計算機的才能,以前必定悄悄存在著,但世上沒這物件時,具有此類本領潛質的人,只好委屈地幹著別的行當。他若是去學畫畫,技巧不一定高,就痛苦萬分,覺得自己不成才。比爾蓋茨先生若是生長在唐朝,整個就算瞎了一代英雄。所以,尋找才能是一項相當艱巨重大的工程,切莫等閒視之。

人們通常把愛好當作才能,一般說來,兩相符合的概率很高,但並不像克隆羊那樣惟妙惟肖。愛好這個東西,有時候很能迷惑人。一門心思憑它引路,也會害人不淺。有時你愛的恰好是你所不具備特長的東西,就像病人熱愛健康、矮個兒渴望長高一樣。因為不具備,所以,就更愛得癡迷,九死不悔。我判斷人對自己的才能,產生深度的懷疑以至絕望,多半產生於這種愛好不當的漩渦之中。因此,在大的懷疑和絕望之前,不妨先靜下心來,冷靜客觀地分析一下,考察一下自己的才能,真正投影於何方。評估關頭,最好先安穩地睡一覺,半夜時分醒來,萬籟俱寂時,擯棄世俗和金錢的陰影,純粹從人的天性出發,充滿快樂地想一想。

為什麼一定要強調充滿快樂地去想呢?我以為,真正令才能充分發育的土壤,應該同時是我們分泌快樂的源泉。

愛上曼谷夜生活

泰國曼谷以兩千萬國際旅客過夜量,再度蟬聯「二○一八全球目的地城市指數排名」榜首,相較前一年增加八%,足見這城市的魅力。到此一遊,除了拜四面佛、品嘗在地小吃、享受泰式按摩外,最新鮮的體驗就是在夜幕低垂時,從七十八層樓高的天空走廊俯瞰市區,再轉往燒烤小館大口吃肉胃酸倒流 症狀

瑪哈那孔 天台酒吧賞景

站在去年底開幕的瑪哈那孔天空走廊(Mahanakhon Skywalk),從三百一十四公尺的高空俯瞰河景,頗有登高望遠情懷。相較於白天的高溫,涼風徐徐的傍晚時分,是最佳造訪時間。觀景台還設有泰國最高的天台酒吧,點杯調酒,伴著夕陽餘暉啜飲,從天際線閱讀腳下城市,享受難得的優閒,人生快意不過如此移民台灣

整個高空體驗從進入電梯的那一刻展開,短短五十秒,上下四面突然變成屏幕,環繞式投放曼谷市景影片,讓乘客感覺就在天空翱翔!下樓時則換了另外一個角度,感覺像在機場搭機降落般,是另一種身歷其境的體驗。

站上觀景台最高點「山頂(The Peak)」,三百六十度的全景,更能感受宇宙蒼穹的魅力。可惜造訪當天,受到空氣汙染影響,天空灰濛濛,能見度太低,沒能充分享受視野的遼闊。觀景台一方,還有考驗人們高度恐懼的玻璃地板,站在上面,害怕早已飛到九霄雲外,取而代之的是腎上腺素狂飆的快感。

想要多了解這個曼谷新地標,也能到七十四樓的室內觀景台,體驗互動螢幕與擴增實境(Augmented Reality),一旁還設有自動販賣機販售紀念明信片,投到紅色郵筒裡,就能把當下的感受傳遞給朋友申請香港永久居留

離開天空走廊,天色已暗,搭上捷運(BTS)來到伊卡邁(Ekkamai)站,沿伊卡邁路往北步行十五分鐘,右轉就來到相當火紅的燒烤小館Meatlicious,店名是肉類(meat)加上美味的(delicious)兩字的組合。

怎麼做孩子才不會自私、爭奪、記恨?

孩子從小就會表現出自私、爭奪、記恨……等負面情緒,在生活中的「小奸小惡」看似與生俱來,若不加以節制的話,對往後人格的形塑會有怎樣的影響?

一位商學院的同事特地來找我談她在過年期間所看到的事:她有一兒一女,小珍六歲,小強四歲;她的小叔也有一兒一女,小玉五歲,小力四歲。除夕大家都回家團圓祭祖,她夫家傳統,拜拜要二十道 菜,所以她的婆婆和大嫂、二嫂都在廚房裡忙,她想廚房小,擠不下這麼多人,就去房間陪孩子玩。她說女生跟女生玩,男生跟男生玩,果然跟發展心理學教科書上講得一樣飛利浦助聽器

為什麼男生比較小器?

年夜飯吃得晚,因為要煮還要拜,孩子的肚子餓了,她就把她負責的菜─蚵酥,拿了一小盤先給孩子吃。不久,她小嬸也拿了兩個她負責的菜─春捲進來給她的孩子吃。當她看到還有別的孩子在時很不
好意思,急忙出去再拿,我同事也追出去。不久,當我同事再進來時,發現兩個男生在鬧彆扭,因為小力先前沒有分小強春捲,所以現在小強不肯跟小力玩,但是小玉也沒有分小珍春捲,她們卻沒有問 題。她問為什麼男生比較小器英國工程師

其實,不見得是男生器量小,而是男生天生愛競爭,這是大腦的關係。競爭就會有高下,雖說揖讓而升,但是能做到君子之爭的畢竟不多。小強覺得小力不夠意思,他有分小力蚵酥吃,而小力卻沒有分 他春捲,「來而不往,非禮也。」小強就不肯跟小力玩了。同事問:為什麼孩子這麼小就會記仇?

從猴子實驗看反社會人格的形成

最近正好《細胞》雜誌(Cell)上有一篇論文講到這個行為的大腦機制。這個實驗是哈佛大學做的,實驗者在恆河猴大腦額葉前扣帶迴(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,ACC)的地方放上探針,記錄大腦 神經元的活動。然後訓練猴子對螢幕上出現的兩個符號作反應:圓形代表合作,三角形代表不合作。假如兩隻猴子都選了圓形,那麼牠們喝到的果汁就一樣多;如果一隻選不合作,而另一隻選合作,那
麼不合作的那隻喝到的果汁最多,而合作的喝到的果汁最少;如果兩隻都選不合作,兩隻喝到的果汁都一樣少。所以這個實驗是去預期別人會怎麼選,然後做出因應的反應,目的是使自己喝到最多的果 汁念珠菌

實驗者安排兩隻猴子排排坐,彼此看得見對方的選擇,以及對方喝到的果汁量,也確定牠們都有一樣多的機會先選。照理來講,牠們應該選合作,因為喝到的果汁最多,是雙贏。但是結果發現,牠們選 不合作的次數多於合作,難怪中國人說:「合字難寫」,連猴子也如此。

永遠支持彼此的生活

《奇葩說》裡蔡聰說:「我們父母小的時候,得為他們的父母活,要好好學習;等長大了,開始工作了,又要為孩子活;好不容易老了,退休了攢了點錢,又得為孫子孫女活。但他們為什麼要這麼累啊 ,孩子的成長讓他自己自由自在地成長,你們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。很多時候,你們過好了自己的生活,還怕孩子不能從你身上學到東西嗎?我們都說要常回家看看,但對我們那一輩子都在為別人變 得更好而活的父母來說,他們需要的是要常出去逛逛,要學會精緻地生活,做好自己就行了緊緻肌膚。」

我們相親相愛,卻又都有各自的生活。對父母來說,把一個出生才幾千克的嬰兒撫養長大成人,已經很棒了,接下來的生活,就讓子女自己去成長吧,你們就好好過好自己的生活,畢竟這也是你們只能 活一次的人生;而對子女來說,你得學會依靠自己生活下去,並且要活得很好,讓父母相信你自己也能過好自己的生活膠原自生療程

我們相互支援彼此,相互陪伴,但那種陪伴不等同於牽制,我們永遠彼此支持各自的生活,不管多老多年輕,都有自己生活的圈子朋友,這才是最好的愛英國移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