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水中山路清粥小菜

捷運通車之後,淡水狂增極多的觀光客,也令原本即不甚出色的,所謂淡水特產益發粗糙化量製化下去。有人嘆說,老街已完全沒東西可吃了。能有此嘆,不是外行。倒是有一家老店,在中山路,三十年來皆賣的不是什麼特產,只是尋常之極的小菜與稀飯,也有乾飯,我去淡水,便只吃它。

這店自夜間十二時便開,直開至次日中午。像是消夜也做,但主要是早飯與中飯。既是早飯小肆,滷豆腐絕對有,菜脯蛋亦是,煎魚常有肉鯽仔;但我最多吃的是它多款炒青菜,每碟十元,尤其冬季有款炒芥菜,炒得葉子與梗瓣皆極爛,已如綠泥,恁是好吃隔空無針埋線

我每次吃它,常想起三十年前劉震慰寫潮州人烹製地瓜葉:先在開水中一過,再漂上四、五次水,以除卻些蕃薯藤的青腥味,再剁得如一團綠絨,放入雞湯裡煮。淡水這店的芥菜,總給我這種感覺。

它的高麗菜也炒得很好。這是吃「飯桌仔」(即「自助餐」之早年菜場版稱呼)時驗證此店炒功的關鍵項目。它的高麗菜,賣相看似潦草,味卻不差。故我說,凡事皆有個天分,未必精切細擺布便一定出成好菜產前準備

一般言之,台式「飯桌仔」炒菜,仍以「微爛」與「湯湯水水」為好吃。像炒絲瓜,盛它已需用湯碗,汁多也。又胡蘿蔔絲炒蛋,絕沒有人胡蘿蔔絲炒得生生脆脆的。至若這裡的花菜,總炒得較生,便不是我愛吃的軟度。

再就是,湯甚好。常備二味,一味瓜類湯,一味魚湯,任君挑選。

我多點瓜類湯,如苦瓜湯、大黃瓜湯或蘿蔔湯,皆好吃。這湯要錢,十元,亦廉,但與自助餐店提供的湯免費,意義自有不同薄扶林通渠

何樣不同?說來微妙,但端的是老派「飯桌仔」很重喝湯,故烹湯不宜等閒;不等閒烹出的湯,自是要者付錢。

這店沒有名稱,開在大馬路邊,座位拘狹,如此外貌,有人甚或覺得不夠乾淨;然則淡水的好吃之物,常在於這些最生活起碼的、最不花俏的吃食。須知早先的淡水本是小民度日的簡樸小鄉,夏天又熱又黏,冬天又冷又溼,氣候上甚甚不美,雖然景觀上實可稱美。

Laisser un commentaire

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.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*